您当前的位置是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媒体报道 >

【楚天都市报】双腿皮肤大面积撕脱 “刮皮男孩”的坚强令人落泪

时间:2019-07-26 09:34 10:45 来源:本站 作者:汉阳医院

         年仅12岁的男孩小宇(化名),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命运就此改变。他的双腿皮肤像脱丝袜一样剥离,在“鬼门关”徘徊了20多天,命悬一线。在高风险下,武汉市汉阳医院专家决定冒险一搏,在小宇感染状态下取其自身1/4的皮肤,修复创面。令众人感动的是,这个坚强男孩强忍着难以承受的疼痛,咬着自己的手坚持换药、康复,即使疤痕撕裂开口,小宇也咬牙坚持。他说,“我想早点站起来,早点回到学校。”
       还有4天就是小宇的生日。近日,在病房内,医护人员提前给他送上蛋糕,陪他度过一个意义非凡的生日。

        遭遇车祸,双腿皮肤严重撕脱
        近日,在武汉市汉阳医院住院部13楼,小宇在走廊来回挪步,一步一崴,走得很艰难,护士则在一旁守护。病友们都知道,这是小宇在进行康复训练。提起他,大家都夸这孩子“小小年纪不简单,坚强得让人心疼”。
        小宇老家在孝感大悟,多年前随父母搬到蔡甸,目前正读初一。4月17日下午,小宇放学后步行回家,途中遇到同学打招呼,却没留意到一辆大货车正倒车向他逼近。只听他一声大叫,人被大货车带倒,下肢被车轮碾压。
        好心人立马冲上前,叫车将他送往附近的医院,这时他已疼得失去知觉。医生接诊发现,孩子是非常严重的脱套伤,双下肢的皮肤像脱袜子一样整层剥离下来,肌肉以及其他软组织直接裸露在外,医生立即组织抢救。
        当晚,妈妈覃女士接到儿子遭遇车祸的电话,慌忙赶到医院。“一路上我都心神不宁,盼着孩子只是小擦伤。”覃女士回忆当时一幕,眼泪止不住往外流。她说,看到儿子两条腿面目全非,她吓得两眼一黑,晕倒在地。
        为了尽可能保住小宇的腿,医生在大面积清创后,将腿上残留的皮肤一点点进行回植,其余的创面覆盖人工皮肤,以免伤口暴露在外导致感染。但因为高额的抢救费用,让长年在工厂打工的父母为了难,4月20日他们将小宇转入武汉市汉阳医院。

        高烧不断,专家冒险取皮移植
        汉阳医院手足血管外科主任李志超教授接诊后大吃一惊,小宇右大腿中段至小腿中段皮肤缺损,而左腿更严重,大腿中段至整条小腿全都没了皮肤。“这么严重的脱套伤很少见,随时可能因感染丢命。”李志超说,别看只是皮肤被掀掉,这种脱套伤在急救创伤中是很严重的创伤,人体没有了皮肤这层重要保护屏障,细菌很容易入侵。
        最适合的治疗方案,是尽快进行自体皮肤移植。但令医护人员棘手的是,小宇已出现严重的感染,从入院起每天下午、晚上2次高烧,发作时不停打寒颤、四肢发抖,即使用了最高等级的抗生素也无济于事。令医护人员揪心的是,由于创口太大,小宇疼得整夜睡不着,在床上翻来覆去,又不敢动作太大,他天天拉着管床医生操超、杜呈猛说,“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?”
        要控制住感染,就得抓紧修复创面。但在感染情况下手术进行大面积取皮,对于小宇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,很可能耐受不了手术,加速病情恶化。同时,专家组会诊发现,小宇腿上回植的皮肤开始发黑,这也意味全部坏死,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。该院手足血管外科、重症医学科等专家决定,冒险一搏,手术取皮移植。对于这个决定,小宇的妈妈说:“哪怕只有一丝希望,我也要试一试。”

        百张皮片,一点点拼图式回植
        5月13日,小宇被送入手术室。可就在麻醉前,他突然又出现高烧、打寒颤,医护人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担心孩子再出状况。好在半小时后,小宇症状得到控制,手术继续。根据术前设计方案,医护人员分为2组,一组取皮,一组清理创面、移植。
        李志超说,首先取下小宇整个头皮的皮片,因为这个部位头皮再生能力很强,一般10天后可以长出再取。随后,再就是整个背部至腰、臀部的皮片,面积约占全身皮肤的1/4。
        花了半个小时,专家取下的皮片薄如纸。“只有越薄,移植到创面才有利于愈合。”李志超主任说,整个过程都不伤及真皮层。
        随后,专家将取下的这些皮片打小孔,使其变成网状,更容易撑开,以便增大皮肤面积。在2小时植皮过程中,大的整片覆盖创面,用显微镊一点点展平、铺开,皮片不能有褶皱,边缘不能有重叠。为了尽可能充分利用,修剪后剩下很多“指甲盖”大小的皮片,专家也没放过,一点点移植至创面,大大小小一百多片皮片,像“拼图”一样回植到小宇的腿上,静候重生。为了给以后手术留足皮肤库存,小宇仅剩一点创口靠敷料保护。
         出手术室前,小宇头上进行了包扎,背、臀部用异体皮覆盖,减少创面渗液,约7天后自动脱落。

        咬破手指,强忍病痛令人心疼
        小宇的病情,牵动着众多医护人员的心。手术当晚,手足血管外科主任李志超、重症医学科主任刘青云等专家通宵守在病房。
        麻醉过后,小宇疼得嚎啕大哭,妈妈很心疼。护士长刘平,管床医生操超、杜呈猛十分担心,轮流坐在床边,拉着小宇的手陪他说话。幸运的是,小宇第二天就没再高烧、寒颤。术后第6天,换药时发现,小宇回植的皮肤红润,说明已存活。
        对于小宇来说,治疗的过程太难熬。每次换药,小宇都要经历一次“酷刑”。操超、杜呈猛两位管床医生说,孩子全身大部分都是创伤,换药时的痛是撕心裂肺的,很多大人都受不了,小宇除头两次换药是在全麻下进行,后面每次都咬着牙强忍着,“这孩子疼得受不了,不哭不闹,全程咬着自己的手,手上全是牙印,我们看了都心疼。”
        为了能站起来,小宇付出比常人更多。在6月14日第二次植皮手术后,仅6天时间,他扶着支具慢慢站起来,伤口撕裂般扯着疼。妈妈说,在医生和护士长的鼓励下,他努力康复,没几天就能脱拐走路,但由于膝盖瘢痕,他的关节活动受到影响,走路只能一瘸一拐。
        7月29日是小宇13岁的生日,为了鼓励这个坚强男孩,刘平等医护人员提前准备了生日蛋糕,给他送上一份惊喜。